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m.loubiqu.com
    卷一 贞观·才人。 第十八章 琴师 (第1/3页)

    自从司徒明月晕倒一次后,司徒夫人每天都处在一种担心的状态中,对司徒明月看管的更加严厉,司徒明月为了让司徒夫人放心,也不在去做一些重活,只是辛苦了阿福和静儿一些,但在司徒静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辛苦,在她心里,小姐才是第一位的,小姐身体有一点不舒服,她也要难过好久,司徒明月想着自己也用不能这样下去,她开始慢慢的去学习织布,用织出来的布做一些女红,即使做着这些。

    司徒明月还是会想起那一魄的事,她想不明白,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自己会有一魄漂浮在外,自己难道还是什么神仙不成,司徒明月摇摇头,穿越也就算了,再来个仙幻色,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住,一魄在外,自己还这般健康,也还是挺神奇的,而且那一魄貌似还藏在一幅画中,司徒明月回想起那天的场景,心中是非常熟悉的,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?

    现在如果想要真正弄明白这件事情,可能就只有找到那幅画才行了,司徒明月把织好的布从机子上拿下来,看着手中的布锦,苦笑一声,有谁会知道,当初的大明星,虽说是有点过气了,穿过来后怎么着也还是个大小姐,现在竟在这里干起了织布的行当,司徒明月放下布,她心中开始不甘心起来,她不甘心父亲这样惘死,她不甘心让母亲这样在不安中苟活,她知道这历史是已定的事实,但这样的经历,这样的不公,让她产生不了安于现状的思想,她司徒明月也从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摆在她面前的问题太多了,父亲的死因绝不是一场单纯的大火这么简单,父亲身上没有烧伤的痕迹,虽然郎中说他是吸入的浓烟过多窒息而亡,但司徒明月并不相信,因为这个郎中是县令带来的,县令本就对司徒家目的不纯,司徒明月又怎么会相信,当时她又派人出去找了郎中来看,父亲确实中了毒,只是这毒用的浅,像是慢慢积累起来的,司徒明月想。

    可能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loubiqu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