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卷一 贞观·才人。 第十九章 成全你们,也是成全我自己 (第2/3页)

也留不住客人,便再不对我有什么好脸色了,我心高气傲,不能容忍,想独自出来,自成一派,曲园见我如此,便也就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庭兰他本来留在曲园的,他不像我,他有手艺,可以在为别的人伴曲儿,但是见我要走,他也就不留了,跟着我出来四处碰壁闯荡。”沈袂看着琴师,眼眶有些红,琴师依然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沈袂,司徒明月知道,这二人的关系,哪还像知己那般简单,沈袂看着司徒明月,

    “我们一路来到长安城,其实只有一个目的,找到画中人,成立梨园坊。”

    司徒明月一愣,画中人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如此坚定的要去寻这画中人。”

    沈袂道:“我和庭兰出来后,为了生计,什么样的辱骂,嘲笑都历尽了,后来,我们在文水一家客栈唱曲儿,但是因为曲目特别,看客听不下去,客栈就把我们赶出来,那是我们身上只剩几文钱,这时,有一个游行的画师经过我们,我看到了他敞开的一幅画,秋日之景,千姿蹁跹,我从那一幅画中,看到了女子无尽的舞姿,好像也看到了未来无尽的希望,我当时就相信,这画中人,便是我们所求之人,庭兰知我,我把身上仅剩的那几文钱,全都给了画师,买下了这幅秋风潋滟图,画师说词此人就在长安,我们便一路寻来,”

    司徒明月惊了,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着这二人因为一幅画,就能不辞辛苦的四处寻找。看着他们,司徒明月的心中有些酸楚,

    “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个人,我们找到了,司徒小姐,”

    司徒明月对于她如此了解认识自己,一点也不惊讶,

    “你们一早就认出我了吧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确实在客栈的时候就看出司徒小姐和您的丫头,但当时我们不敢盲认,也不敢轻易去认,这几天,我们在长安城内,也算受尽了白眼,我和庭兰今天在坊道唱曲儿卖艺,有一些无礼的看客妄想轻薄于我,庭兰为了保护我,拼死相争,被他们打伤了脚,我本想带他好好休息再来寻您,可是正好看到了您的丫鬟,我们便不在顾及这些,跟着他们找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司徒明月叹了口气,世人多薄凉,无礼,这二人心性教人佩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